救命的“AED”

丁香医生 2021-03-11

       人大代表建议公共场所大量装备 AED
       2021 年全国两会在即,有人大代表提出了在公共场所大量装备 AED(自动体外除颤仪)的建议,引起众多网友讨论。这是近半年来,AED 相关话题至少第 4 次冲上热搜,出现在普通百姓的视野中。
为什么装备 AED 会成为代表议题?为什么它值得反复被讨论?

       因为真的能救命。
       心血管疾病高发的今天,心脏病发猝死街头的报道并不鲜见。此时常会有专业人士在评论中惋惜地表示:假如有 AED(自动体外除颤仪),结局也许会不一样。
       我国每年出现 54.4 万例心源性猝死,能抢救过来的不足 1%,而美国院外心源性猝死有 1/3 能存活到达医院接受进一步抢救。
       心肺复苏(CPR)的实施水平是中美差异原因。公共场所 AED 太少、老百姓不认识 AED 也是重要原因。
随着社会进步,越来越多的中国城市已经开始配备 AED,但很多人至今依旧不知道它是什么。
万一你或家人心脏病发作,倒在公共场所,很可能离它只有几十米,却因为不了解,失去了宝贵的抢救机会。

不想这么遗憾,就要先了解这个“救命神器“:

1
“救命神器“ AED

可能比心肺复苏(CPR)更重要

       经过几十年的急救知识普及,中国人对心肺复苏(CPR)——就是那个连“吹“带“按“的操作——认知度已经大大提高。什么,还不了解心肺复苏?点击蓝字查看
这个技能关键时刻确实能救命,但它有多大比例能成功呢?
       1990 到 2011 年,瑞典三万多名心源性猝死患者中,接受过目击者徒手心肺复苏的患者存活的比例是 10.5% ,而没被施救的患者,存活率只有 4% 。
       “10.5%“比“不会救“强太多,但仍然难以令人满意,因为十个人中只有一个能幸存。
此时,AED 尤为重要。
       美国一项研究显示,在四千多名心源性猝死者中,徒手心肺复苏的人,只有 9% 被救活;但在心肺复苏的同时接受了 AED 除颤的,有 38% 活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 这意味着,用上了 AED 的话 ,三个人中就有一个能够抢救成功。
       认识这个机器吗?它就是 AED ,一个电击设备。
       电能把人电死,但也能将心脏骤停濒死的人电得“活过来“。AED 就是这样发挥作用的。
       影视剧中经常出现“电击抢救“场面。AED 和它原理相似,只是做成了简易版。
       用术语讲,室颤是心跳骤停中常见的心电图表现,AED 对于室颤患者第一次电击除颤成功率可达 94% 。
       心源性猝死的急救讲究“兵贵神速“,四分钟内较容易救活,超过四分钟,救活的概率非常渺茫。对于适用的患者而言,AED 早用一分钟,救活的概率就提升 7%~10% ,一分钟内使用能接近 90% ,3~5 分钟内使用也能有 50%~70% 的存活率。
       近几年,各大城市纷纷开始在景点、商场、机场车站等人流量较大的公共场所设置 AED。每台设备价值数万,确实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       不过考虑到心源性猝死有不少发生在公共场所,这个对生命的投入值得。
2018 年 3 月 27 日,北京白云观安装 AED。没想到两个月以后,他们真用这台 AED 救了一位游客。
       更重要的是,AED 是给非医护人士设计的。普通大众只要接受简单的培训,就能用它来救命。

2

知道 AED 就有用
不论你会不会用

       大多数国人并没有经过急救培训,甚至都没见过 AED。人们对于一种陌生的、会发电的机器抱有恐惧,因为不会用而不敢用,并因为担心要负责更不敢用。
       这很正常。
       不过,即便你暂时没机会参加培训,只要让更多人知道有 AED 这么一回事,就能救命。
2020 年 4 月 30 日,南京地铁苜蓿园站,辅警杨康砸开 AED,与同事一起配合心肺复苏,成功救活了一位心源性猝死的女子。
       辅警能够及时施救,是因为女子的朋友及时从地铁口外跑进站里,跑到 AED 前不知所措,正好被工作人员看见。
       或许这位朋友从来没学过怎样使用 AED,但她知道有 AED 这个东西,知道它能救命,知道地铁站里有,并且知道那里有人会用。
       如果你暂时没机会学急救,那就先成为这位朋友吧。说不定,他们在未来某天,会用这一点点知识救了你。

3
有人心梗倒地
记得大喊“AED“

       就像这位朋友一样,“急救小白“也可以利用 AED 救自己身边的伙伴,关键的关键是判断现状,并且知道什么样的问题可以用 AED 解决:
       1. 观察地上的人,然后打 120。
       院前急救第一步,“目击者识别“极为关键。大量的心源性猝死中,目击者往往以为患者“只是躺在地上“,或者喝醉了、睡着了。但只要走过去看一下,就会发现“躺着的人“已经没了呼吸,没了意识。
       看到有人倒在路边,可以在手机拍摄或路人见证下,试探“躺着的人“的反应和呼吸状况,并报告给 120。
另外,发现病人没反应,且呼吸减缓、停止、喘息,若你会作徒手心肺复苏,先做心肺复苏。
       目击者识别的操作既简单,又容易规避风险,还可能拯救一条生命。千万别因为不会救就放弃帮助。
如果人人都不敢做,那么有一天,在街头躺到错失抢救机会的,可能就是你我。
没有走、不围观,选择拨通 120,就已经离成功近了一大步。这时如果你知道 AED,并将这个词喊出来,就又近了一大步。
       2. 提示可能有 AED,呼唤帮助
       安装 AED 的公共场所,一般人流量比较大。大喊一声“有没有 AED“,就可能有人伸出援手。
       大喊一声真能救人。2017 年 6 月 12 日,上海地铁一男子倒地,医院工作的蒋女士听见广播赶来进行心肺复苏。过了数分钟,现场有人提议可否使用 AED,蒋女士才知道地铁里已经配备了 AED。
       3. 联系工作人员
       在配有 AED 的场所,抱着“不让这个昂贵设备白装“的心态,工作人员往往也是急救培训的重点对象。他们知道并且会使用 AED 的可能性更高。
       不要自己挪动病人,不要喂药喂水、不要打出租车去医院,要第一时间向工作人员求助。
       4. 帮忙跑腿
       速度就是生命,通过合作来提高效率非常重要。迅速找到附近的 AED 并拿过来,能节约很多时间。
此外,为了让别人更容易救你、你也更容易救到亲朋好友,建议平时可以观察下常去的公共场所,找找 AED 的位置,和它混个脸熟。

 4

找找你身边的 AED

       AED 的储存箱外观以红白双色为主,和消防栓一样,广泛出现在墙上或墙边。储存箱里的 AED 包则是红橙黄蓝各色都有。有些场所的 AED 会由工作人员保管。
       和消防栓不同的是, AED 是能拿出来的。需要用的时候,正确的第一反应是“拿 AED 去救人“,而不是“把病人搬到 AED 边上“。
       认准这三个字母,以及“心里过电“标志
       首先通过各种方式,砸 / 拉 / 拧 /旋 /扫码开外壳。然后,你会看到里面有一个“包包“。
       把“包包“拿到患者身边,给会用的人操作。
       如果你是急救小白,到这一步,你的工作就基本结束了。
       不过,人生总可能遇到意外情况,比如发生心跳骤停的是你的亲人朋友,或者周围有 AED 却没有其他人能施救。
       记住:AED 就是设计给你我这些非专业人士使用的。别紧张,打开 AED 包,之后按照语音提示步骤就能完成操作。
       你已经做好风险判断,决定无论如何都得救人。

5

最后的问题:

       你害怕救人吗?
       除了技术之外,想要救人的人往往会有额外的担心:用 AED 救人危险吗?会不会被讹上?如果没救活,我会不会承担责任?
       法律告诉我们说:不会。
       《民法典》(2020)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:“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,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。“
       另外,AED 设计得非常安全,基本不会对不需要电击的患者实施电击。
       但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给 AED 的批文中,确实明确写道:医务人员和接受过培训的人才可以使用。这是由于很多人还不清楚 AED 是何物。
       在理想情况下,AED 应该跟银行提款机、公交刷卡机一样,成为社会教育的一部分,逐渐普及,直到人人能用,无需另外培训。
       不过至今,大部分中国公众仍然不认识 AED ,除了一二线城市外,大量地方上的公共场所还看不见这个“救命神器“,甚至个别一线城市也没能做到在公共场所普及。
我们依然在丧失这些可以被救回来的生命。
       一些公共服务部门正在行动。前不久,教育部和中国红十字会宣布,将心肺复苏纳入义务教育的内容。
《健康中国行动 2019-2030》和《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》也从政策法规层面提出了相应的要求:“在学校、机关……等人员密集场所配备急救药品、器材和设施,配备自动体外除颤器(AED)“。
       以每十万人 100~200 台的标准配置,就基本能保证目击者可以在 3~5 分钟内携带 AED 到达患者身边,三成的心源性猝死就可以存活。
       以深圳为首的一些城市已经在逐步接近这个放置密度,你将越来越多的看到它们。是时候认识 AED 这个“能救命的朋友“,也是时候把它介绍给你身边的人了。
       如果我们走出这一步,每年可能有超过 10 万条生命得以被挽救。

SSSTTT